在捷克一家知名律师事务所工作的米哈尔·奥博尼告诉本报记者" />